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11号

邮编:450000

电话:0371-67679263

备案号:蜀ICP备09034703号-1

河南永新集团 - 历史商品 - 夫子很闲在线贸易 - 第34章 珠算口诀问世

第34章 珠算口诀问世

会员正在浏览:、、、、、、、、、、、
        程咬金说的含糊,只说事情的关键性,不肯透露易倾情的父亲是谁。

        宗秀哼哼道:“老哥哥还不相信我吗?放心,算盘虽然普通,可配上我的口诀,保证能在天下士林再掀风波。”

        说完,宗秀又故作惋惜:“哎,这么个宝物不拿来给自己加官进爵,去换一个青楼女子,倒是可惜。”

        程咬金急道:“别啊。易丫头苦了十来年,这眼瞅着到了出阁的年纪,总不能一辈子留在那个地方吧。”

        “嘿嘿,那你和我说说易倾情的父亲是谁呗。”宗秀笑眯眯的问道。

        “这……”

        程咬金犹豫了。

        第一,在易倾情没自由之前,他不敢说。

        第二,他也不想说。

        毕竟那是一段他们这些瓦岗寨走出来的老哥们都不愿意提起的往事,一件提起来就无地自容的丑闻。

        那人死时,他们不敢求情。

        那人死后,他们虽然保下了刚牙牙学语的易倾情,却无法让易倾情像个正常的孩子那样长大。

        虽然他们极力请命,护下故人之后。却也导致故人之后流落青楼。尽管陛下下旨卖艺不卖身,可终究不是个好名声。

        这么多年过去了,程咬金也想明白了:陛下还恨着那人哩。当年之所以愿意留易倾情一命,也不全是因为他们的面子,而是存心羞辱那人。

        生男为奴,生女为娼,这本是市井之间最恶毒的诅咒,可陛下偏偏让这个诅咒成了现实。

        可悲,可叹……

        这些年他们这些熟知内情的老哥们,一直极力守护着那个秘密,可谁又知道这个秘密能被保存多久?

        一旦易倾情身世泄露,那位豪气干云的英雄人物,便真的遗臭万年了。

        程咬金久久不语,宗秀叹了口气:“罢了罢了,老哥哥既不愿说,我也不问。你放心,我既已决定换她自由,绝不改口。”

        程咬金肃然起身,抱拳道:“贤弟放心,你有此心思按老程记在心里,若那口诀换不来易丫头的自由,还惹来陛下责罚,老哥哥我拼上性命也保你无事。”

        “哈哈,有老哥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宗秀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

        程咬金想了想,忽又问道:“兄弟,别怪我老程多嘴,你这性子为何变的如此之快?”

        宗秀忍着疼痛,咬牙道:“多亏老哥点拨,我想通了。既来之则安之,今生有幸至长安,若束手束脚,和原来有什么区别?”

        宗秀越说越激动,一顿鞭子,将他抽清醒了。

        是啊,有幸穿越到长安,还处处畏首畏尾,这对得起老天安排的穿越吗?

        看崔贤文,身无功名,却能在烧尾宴上大放厥词,老李还要照顾他的感受。

        可见名声,有时候也是一种自保的手段。

        当你有了足够的名声,便是帝王想要动你,也要掂量掂量。

        宗秀说到最后,更是激动的拍着床板:“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搞事,就要搞最大的事,我要搞的风风烈烈,我要搞的天翻地覆,我要让这个世界高呼我名——真的秀!”

        歇斯底里的叫声近乎癫狂,加上宗秀说的含糊,程咬金只当宗秀是挨了一顿鞭子,心里有气,也不插嘴,就当听个乐呵。

        二人又闲谈片刻,就有匠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按宗秀描绘所制新型算盘,道:“卢公,公子,做好了。小人来的急,也没带个桐油什么的,你且看看,若不趁手,小的再做一个,刷上桐油色泽更好。”

        程咬金快步上前,一把拿在手里。

        这是个木匠做出的,宗秀所描绘的新型算盘,木匠做的最快,不需要像铁匠和金匠那般要先行打造模具,再灌注铁汁、金汁塑形。

        程咬金上下摆动着,奇道:“贤弟,快快说来,口诀是什么?”

        宗秀呵呵一笑:“不急,不急,等会全做好,我会将简单的口诀写在纸上,你一并送入皇宫。”

        被程咬金请来的都是长安名匠,手脚麻利,做工也精致。

        由于宗秀做描绘的新型算盘太过简单易做,对他们而言也不是难事,从开工到收工,也就半个时辰不到。

        木、铁、金三种一模一样的新型算盘被制作出来后,宗秀又让程咬金代笔,他口述,写了最简单的加减运算口诀,便让程咬金火速进宫。

        等程咬金带着家仆,大包小包裹着几十个成品赶到大明宫的时候,午朝已散,老李正和几个老哥们闲聊,连皇后长孙无垢也在身旁。

        “陛下,陛下,大喜啊,天大的喜事。”

        程咬金人还没进大殿,声先喊开了。

        尉迟敬德起哄道:“咋,卢公莫不是又讨了一房小的,还有喜了?”

        “去去去,俺说正事呢。”

        李世民也不禁调侃:“知节什么时候也有正事了?”

        程咬金把仆人留在宫外,自己拎着大包小包进了大殿,将包袱丢在地上,笑呵呵的唱了个诺,道:“陛下,俺是来替俺刚认的弟弟献宝来的。”

        “宗秀?”老李想起昨夜的事,眉头微皱:“宗助教欲献何物?”

        长孙无垢也道:“怕不是一顿鞭子,涨了记性,卢公是来替他求饶的吧。”

        “娘娘说笑了,宗老弟是真有宝要献,不过他言这宝不白给,他想向陛下讨一个人。”

        唯恐老李和长孙无垢误会,程咬金解释道:“放心,绝不是兰陵公主。”

        帝王可不喜欢讨价还价的臣子,老李双眼微眯:“他要从朕这里讨什么人?”

        程咬金打了个哈哈:“陛下,关于他想讨谁,容俺先卖个关子。等你和娘娘看完这宝贝,若中肯,俺再说那人是谁。”

        “你这家伙。”李世民笑骂一句,道:“那就把宝贝拿出来吧,朕倒想看看他能献什么宝贝。”

        “得嘞。”

        程咬金解开包袱,露出几十具长方形,中间带着细棍,上面串满珠子的东西。

        “这……”长孙无垢一看,道:“卢公,这也算宝物?”

        原本长孙无垢还以为是程咬金想给宗秀求情,从自家宝库中拿出什么宝贝。

        可眼前这堆造型别致的算盘算什么?

        李世绩、魏征、房玄龄好奇的走了过来,一人拿起一副:“卢公,你口中的喜事就是这个?”

        程咬金装作神秘兮兮的样子,道:“这叫新型算盘!是我宗贤弟改进的算学瑰宝,配上他的口诀,能代替算筹,能将复杂的算法以最快的速度运算。”

        “新型算盘?”

        老李、长孙无垢和群臣都是一头雾水,他们倒是也学过珠算,晦涩繁琐,还不如算筹实用。

        程咬金随手拎起个金算盘,拿在手里摇晃,算盘珠子‘哗啦哗啦’的响:“老房,我问你,国库每年清算之际,所有账簿用算筹计算,需要多少时日?”

        房玄龄想了想,道:“快则一个月,慢则三五个月亦有可能。”

        “那若是用算盘加上我贤弟的口诀,只需三天,你可信?”

        “这绝不可能!”房玄龄反驳道。

        魏征随手拨着算盘,慢斯条理的说道:“我倒是有点相信,宗秀能创出数字、公式,与算学一道有着独到的造诣。知节,别卖关子了,说说吧,口诀是什么?”

        老李和长孙无垢也被勾起了兴趣,齐齐看着程咬金。

        在众人瞩目之中,程咬金从怀中取出宗秀所写的口诀,道:“陛下,这便是口诀,简单易懂,大家不妨一试。”

        魏征一把抢过纸张,打开一看,上面除了口诀,还有一些宗秀出的试题,按着口诀一试,果然飞快。

        “这……陛下,这可真是个了不得的宝贝,宗助教果然是算学一道的天才。”

        魏征能做到丞相位置,头脑自然聪明,虽然很久没用算盘了,再次拨起来有点生疏,却也似模似样。

        群臣见算珠被拨动,纷纷围了过去,要看那张纸。

        老李轻咳两声,众人又急忙散开,柴绍更是笑呵呵的抢过纸张,又随手拿了两幅金算盘递到老李夫妻面前。

        老李也不看,道:“既然能得魏相认可,想必是个宝贝,大家一起研讨就是。”

        说完,老李又令侍卫搬来花架,着褚遂良把字条誊录。

        一炷香过后,大明宫中老李、长孙无垢、李世绩、魏征、房玄龄、长孙无忌、柴绍、尉迟敬德等人皆是人手一副算盘,按着诸遂良誊录的口诀拨着算盘。

        算珠声从最开始的生涩,到最后噼里啪啦的响,众人越打越娴熟。

        从数字少的加法、减法,到数额巨大的加减,大家像是打上瘾了。

        直到天色渐黑,老李才抬头道:“知节,为何只有加减,不见乘除?”

        程咬金脸色微变,很快挤出个笑脸。

        “陛下,我那贤弟是个实在人,他最近迷上了个姑娘,又担心陛下不肯放人,这才特意留了一手。宗老弟说了,若陛下肯放人,他自然将乘除口诀一并奉上,若陛下不肯,他也愿意交出后面的口诀,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