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11号

邮编:450000

电话:0371-67679263

备案号:蜀ICP备09034703号-1

河南永新集团 - 历史商品 - 夫子很闲在线贸易 - 第26章 妒忌使人面目全非

第26章 妒忌使人面目全非

会员正在浏览:、、、、、、、、、、、
        崔贤文话音刚落,老李夫妻和群臣的目光都聚集在宗秀的身上,看他的眼神带着疑惑。

        宗秀更是一头雾水:“额?仗势欺人?强取豪夺?这是在说我吗?”

        尽管崔贤文从头到尾没提及名字,可大家都知道崔贤文口中的卑劣之徒是谁。

        创出数字,改进算学,除了宗秀,还有谁?

        崔贤文起身离案,大步走到宗秀面前,冷笑道:“听闻宗助教刚刚加官进爵,连升三级,真是可喜可贺啊。只是在下担心,你一个正九品的文散官就有如此威风,日后仕途再进一步,那还不把长安城翻过来?”

        阴阳怪气的话让人很不舒服,尤其是那架势就差指着鼻子骂了,是个人都不能忍。

        宗秀抬头看着崔贤文,语气不善:“崔公子,在下与你素未谋面,不知哪里得罪了你?以至让你当着陛下和诸位大人的面,如此羞辱在下。”

        崔贤文冷笑一声,也不回话,反而转身对老李行了个礼,朗声说道:“陛下,今日叔父带草民进宫面圣,因为一些琐事耽误了,这才晚到。草民有罪,认罚。”

        老李当然知道崔贤文是在为接下来要说的话做铺垫,摆了摆手:“私宴而已,何罪之有,崔士子言重了。”

        崔贤文又道:“可草民之所以晚到,皆是事出有因。草民本打算献上两件宝物作为面圣之礼,《长风帖》是其一,而另一件却被宗助教强取而去,草民不甘,这才想让陛下为草民主持个公道。”

        “额……”

        宗秀和程咬金相视一眼。

        羊脂玉葫芦!

        难道那个买主就是崔贤文?

        宗秀摸了摸腰间的羊脂玉葫芦,有点尴尬。

        崔贤文指着宗秀道:“陛下,宗秀腰间所挂的羊脂玉葫芦,乃是草民与半年前托宝玉斋的玉雕圣手定制,本想在今日献给陛下,哪知草民到宝玉斋的时候,却被告知此宝被卢公和宗秀强行买走。”

        宗秀张了张嘴,正要解释,就听崔贤文喝道。

        “羊脂玉葫芦虽然宝贵,可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件玉器罢了,若宗助教喜欢,只要和草民说,以他创出‘数字’,改进算学的功绩,莫说一件,便是十件、百件,草民也愿双手奉上。”

        “然这是草民准备给陛下的贺礼,宗秀不经草民许可,与卢公一起威逼宝玉斋掌柜,强行买去,如此仗势欺人之举,草民实不能忍!还望陛下做主,还草民一个公道!”

        崔贤文说的言之凿凿,义愤填膺。宗秀脸色苍白,他没想到自己随手买了个葫芦,竟会是崔贤文预定的。

        最让宗秀郁闷的是,他当初也没想买啊,还不是程咬金硬塞给他的。

        可葫芦确实在他腰间挂着,这锅自然要他来背。

        宗秀面色尴尬,取下羊脂玉葫芦捧在手上,道:“崔公子,在下着实不知这葫芦是你为陛下准备的礼物,既然事情说开了,宗某双手奉还。”

        崔贤文冷笑道:“宗助教,一个葫芦事小,可你的品性却大大的有问题。崔某听说你们走的时候还放话,若买主讨要,需去卢国公府掰扯。哈哈,莫非今日崔某若不能在圣前讲出此事,这葫芦便要不回来了?”

        宗秀无奈道:“那崔公子要怎样才满意?”

        崔贤文喝道:“这羊脂玉葫芦是我献给陛下的贺礼,被你强买,岂能是还回来就轻易了事的?”

        说完,崔贤文转身对李世民请求道:“陛下,草民以为宗秀虽有才学,可品行不端,当免去其职位,并自书罪诏,广传天下,以儆效尤。”

        ‘砰’

        宗秀手中羊脂玉葫芦跌落,摔在蒲团上,险些碎掉。

        完了,完了,这祸闯大了。

        辞官什么的,他倒不介意。自书罪诏也没什么,可要是广传天下,他以后还混个屁啊。

        宗秀急的满头大汗,心中更是忐忑,唯恐老李一个点头,说句:“准”。

        凉亭中,李世民双眼微眯,冷冷的看着崔贤文和宗秀,也不说话。

        长孙无垢星眸中带着冷光,看了看崔贤文,又看了看宗秀,最后对程咬金问道:“卢公,崔士子所言可有其事?”

        程咬金见崔贤文咄咄逼人,火气也上来了:“回娘娘的话,确有其事。只是这事他可没说清楚。”

        “哦?是吗?那卢公说说,此事的前因后果,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程咬金捡起羊脂玉葫芦,道:“娘娘,你也知俺老程的性子,见到好东西就想买。这羊脂玉葫芦是俺送给宗老弟的,什么强买强卖和宗老弟无关。崔贤文上来就捉着宗老弟的错不放,有意撇清俺,可见他今晚御前告状,并非为了葫芦之事。”

        “你,你胡扯!”崔贤文大怒,正要辩解,就听一直不开口的李世民淡淡的说道:“让他说下去。”

        程咬金呵呵一乐,道:“其实俺也不是强买强卖,不信咱们问问柴绍,这葫芦崔公子可有付账?或者交付定金?据臣所知,崔公子虽托宝玉斋做了葫芦,却连一个订钱都没出,这买卖自然不成立,俺老程先买走了,何错之有?”

        崔贤文脸色变了,他还真没付钱。再说,以他【博陵崔氏安平房】嫡长子的身份,订个东西,需要先付订钱的吗?

        最主要的是他今晚御前状告宗秀,还真和程咬金说的一样:并非因为葫芦的事。真正让崔贤文愤怒的是——他来晚了。

        李唐立国,崔家见天下安定,四海升平,也有意在朝堂上占据一席之地,以便家族更长远的发展,就让已在长安任职的旁系崔仁师举荐崔贤文进京入仕。

        崔贤文在家乡也是颇有才名,更是千年大世家的继承人,本想着一入长安,就造点舆论,弄点响动。

        可偏偏老天降了个宗秀下来。

        创出‘数字’,改进算学,这种经天纬地的功绩一出,他崔贤文就算顶着【博陵崔氏】的名头进京,短时间内也翻不出花啊。未来一段时间内,天下士子讨论的必然是宗秀,谁也不会记得【博陵崔氏安平房】的嫡长子入仕了。

        妒忌啊!

        崔贤文只恨自己为何晚了半年,若早来半年,又岂会如此。

        妒忌使人面目全非,妒忌让崔贤文恨不得吃宗秀的肉,喝宗秀的血。

        崔贤文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搞臭宗秀的名声!让宗秀做不了官,也当不成人!

        凉亭中,老李转头看向老神在在的柴绍,问道:“嗣昌,卢公说的可是实情?”

        宝玉斋是长安城最好的玉器店,而柴家又是当今天下生意做的最大的豪门,各行各业都有他们产于。

        按理说,宝玉斋的生意柴绍是不过问的,他只要按月收例钱就行。

        可巧了。

        羊脂玉葫芦的事柴绍还真知道。

        天下罕见美玉本就稀少,又是【博陵崔氏安平房】嫡长子订制的东西,宝玉斋的老板肯定要和他这个幕后大老板说一声。

        见老李发问,柴绍悠悠的起身:“回陛下的话,卢公说的不假。这羊脂玉葫芦所用美玉,乃臣家中珍藏,因知是崔公子所订,便没按惯例收他订钱。”

        宗秀面色一喜,程咬金更是得意的哈哈大笑:“咋样,俺说的对吧。俺是鲁莽了些,可从不干欺男霸女,强买强卖的事。这葫芦崔公子没付过订钱,我先买了,哪算强买强卖。”

        说着,程咬金更对柴绍挤眉弄眼:“老柴,葫芦钱我今夜就给你送去哈。”

        柴绍笑眯眯的说道:“无妨,些许俗物而已。宗助教创‘数字’,改算学有功,又是犬子的夫子。既然宗助教喜欢,我便做主送与宗助教。”

        当朝两个国公一唱一和,崔贤文气的脸都青了。

        他当然知道这俩人为何如此,谁让他们崔家名头虽大,可在李唐打天下的时候没出半点力呢。

        现在李唐立国了,崔家这样的大世家想过来分一杯羹,这些个新崛起豪门咋可能轻易放他们进来。都排斥着呢。

        崔贤文不甘,再次说道:“即便那葫芦不算强买强卖,可草民还请陛下治宗秀一个大不敬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