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11号

邮编:450000

电话:0371-67679263

备案号:蜀ICP备09034703号-1

河南永新集团 - 历史商品 - 夫子很闲在线贸易 - 第24章 说恐慌就对了

第24章 说恐慌就对了

会员正在浏览:、、、、、、、、、、、
        宗秀这话一出,群臣面色古怪,老李更是气的吹胡子瞪眼。

        程咬金急忙上前拉了宗秀一把,大声喝道:“陛下就陛下,娘娘就娘娘,什么陛下娘娘,混小子口无遮拦,冲撞了圣驾,还不快快退下。”

        程咬金又对李世民和长孙无垢两口子陪了个笑脸:“陛下,娘娘,这小子没见过世面,犯浑呢,您别见怪。”

        宗秀这才回过神来,见自己挡着老李和长孙无垢的路,吓了个激灵。

        这可是古代啊!

        确切的说,不管是任何一个时代,冲撞了圣驾,那下场就没好的。

        “陛下,娘娘,下官鲁莽,冲撞了圣驾,还请陛下、娘娘恕罪。”

        宗秀站在程咬金身旁,胆战心惊的说道。

        李世民倒也不是气量狭隘的帝王,摆了摆手:“无事,不知者无罪,宗助教初次到皇宫,难免有些紧张。”

        长孙无垢盯着宗秀上下打量两眼,笑道:“倒也是个赤诚君子,卢公,你可认了个好弟弟。”

        “嘿嘿,娘娘说笑了,不过是因缘际会,我和这小子一见投缘。”

        程咬金打了个哈哈,他当然知道长孙无垢这话里话外的意思。

        这是点他呢。

        不过他程咬金一生,一不争权,二不夺利,言行皆凭心意,也没什么好遮掩。

        老李环视一圈,见人到的差不多了,道:“既然都到了,诸位爱卿入座吧。”

        “不敢,不敢,请陛下和娘娘入席。”

        在群臣异口同声的声音中,老李和长孙无垢走到御花园凉亭下面,八个侍女分站左右。

        凉亭外,摆放着百来张矮小的长条木桌,每个桌子下又摆着蒲团。前来赴宴的文武百官,则以爵位高低,依次落座。

        宗秀取了个巧,他是这次宴会名义上的主角,被程咬金拖着,以关照他的名义,坐在程咬金旁边。

        众人落座后,就有早已准备好的宫女鱼贯而入,一个个手托木盘,上面摆着酒水、糕点,依次上菜。

        宗秀嘀咕道:“不是宴会吗?咋就这些东西?”

        程咬金白了一眼,小声道:“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你当这里是寻常人家的酒宴吗?还给你做一桌子?这可是皇宫御宴,上菜自有一套规矩。我和你说,一会可别捡着一样吃,每道菜最多吃三口,喝酒更是有讲究,酒宴前半场陛下不举杯,莫要自饮。”

        ……

        宗秀翻了翻白眼。这样的宴会真不适合他,还不如在外面随便找个地摊吃的自在。

        不过来都来了,总不能当着老李的面走。

        说话功夫,宫女们上完第一轮。每个人面前的木桌上,分别摆着一瓶酒,两盘糕点,一碟切好的水果。

        老李和长孙无垢各自端起酒杯,做了个举杯的姿势。

        宗秀见状,慌忙去抓杯子,却被程咬金一把拉住:“慌什么,陛下还未说祝酒词,你急个什么劲。”

        宗秀:“……”

        程咬金又哼哼着提醒道:“以我对陛下的了解,这第一杯酒肯定是要和你喝的,你记着,一会不管陛下说什么,等他说完,端着杯子起身说‘臣惶恐,不敢居此功,皆是陛下洪福,天佑大唐’就行。”

        果然。

        老李端着杯子也不喝,举杯在胸,一副举杯邀明月的架势,朗声笑道:“诸位爱卿,今夜设宴,朕心甚喜。有才子临长安,创数字,演公式,化算学从繁至简,功在当世,利在千秋,实为我大唐之福,为天下百姓之福。朕提议,大家一起举杯,代天下士子敬宗爱卿一杯。”

        说完,老李端着酒杯站了起来,长孙无垢和文武百官也纷纷端着酒杯起身,遥遥看向宗秀。

        头一次经历这阵仗,宗秀难免有点手忙脚乱。等他抓起酒杯,又想起程咬金的嘱咐,张口结舌的说道:“臣,臣惶恐,不敢居此功,皆是陛下洪福,天佑大唐。”

        “哈哈,宗爱卿过谦了。来,朕与众卿满饮此杯。”

        老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再次落座,又不咸不淡的夸了宗秀几句后,话题又转到了其他方向,和文武百官谈及了‘新学’推广的事。

        宗秀坐在程咬金身边,他人微言轻也不敢发言,见群臣讨论的激烈,只能无聊的盯着眼前的酒杯,看啊看啊。

        看着看着,宗秀急了,开始四处偷瞄。

        忽然,远处假山旁的屏风引起了他的注意。

        有古怪!

        好好的假山,立什么屏风。

        立就立吧,你后面打什么灯笼。

        打灯笼也就算了,影子咋也露出来了呢?

        金色的丝质屏风上,透着几个窈窕的身影,高矮不一,还动来动去。

        “老哥哥,你看那,好像有人在偷看。”

        宗秀拉了拉程咬金,后者正和尉迟敬德说话,直接回了句:“这皇宫大内的,有个把宫女暗瞻圣颜没什么大不了。你别乱跑,一会陛下可能还找你问话。”

        ……

        得,没个能说话的,杯子也看腻了,宗秀也盯着屏风看。

        丝质屏风后面,几个公主见宗秀看了过去,纷纷嬉笑。

        长乐公主喜道:“看过来了,看过来了,没想到创出数字的才子这般年轻。”

        “嘘,小声点,要是让父皇知道,少不得怪罪。”

        汝南公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同时从屏风边缘探头探脑的往御花园看去。

        “姐姐,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小兕子看不见。”

        小晋阳奶声奶气的抓着长乐公主的衣袖。她才五岁,个头最矮,几个姐姐护着她往那一站,还真什么都看不到。

        兰陵公主抱起小晋阳,道:“小兕子别吵,再吵就被发现了,大家都看不到。”

        “可小兕子也想看。”

        “行,行,我抱着你看。”

        兰陵公主无奈,抱起小晋阳举过屏风,又飞快的放了下来。

        小晋阳什么都没看到,吵着不依,还要再看。

        几个公主被闹的没办法,正准备轮流抱着晋阳哄,忽然两个人影从麟德殿那边快步走来。

        “嘘,来人了,小兕子莫闹。”

        长乐公主捂住小晋阳的嘴,几个公主急忙冒着腰躲在屏风后。

        来人是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二十出头的俊秀公子,步子极快,不过一会便出现在御花园中。

        中年男人刚进御花园,就先跪拜行礼道:“陛下,臣有罪。因一些琐事耽搁了时间,这才晚到,臣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