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11号

邮编:450000

电话:0371-67679263

备案号:蜀ICP备09034703号-1

河南永新集团 - 历史商品 - 夫子很闲在线贸易 - 第23章 御花园内会群臣

第23章 御花园内会群臣

会员正在浏览:、、、、、、、、、、、
        宝玉斋门口,黑脸汉子还在为羊脂玉葫芦被强行买走唉声叹气,那边程咬金已经带着宗秀往皇城走。

        刚到大门口,值守的神武军侍卫老远就挤着谄媚的笑脸,恭维道:“卢公来赴宴了?”

        程咬金和侍卫点了点头,指着宗秀道:“这位是今天烧尾宴的主角,宗秀。”

        侍卫首领忙道:“原来是宗大人,小的神武军百夫长秦钟晟,见过宗大人。”

        宗秀客气的应了两声,就听程咬金道:“我带他入宫,你可用通报一声?”

        其实程咬金也就客气客气,秦钟晟倒也识趣,笑道:“卢公带的人哪用通报,快快请进。”

        皇城看大门的也都鬼灵精,这话说的漂亮。看上去是给足了程咬金面子,实则他们早已接到通知——晚上御花园宴会,会来个生面孔。为防有人冒充,连宗秀的画像都发了下来。

        毕竟神武军身负皇城安危的重任,可不是谁都能蒙混过关,混进皇宫的。

        程咬金打了个哈哈,拉着宗秀就往里走。

        头一次踏入皇城的宗秀见皇宫大内戒备森严,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所有的转角路口,乃至城墙碉楼都站满了值守的神武军和金吾卫,一个个面色严峻,眼神冰冷,被这么多人盯着,不免有些紧张。

        “老哥哥,不是说戌时开宴吗?咱们是不是来早了?”

        宗秀忐忑不安的问着。

        程咬金呵呵笑道:“兄弟这就不懂了吧。陛下说戌时开宴,做臣子的还能算着点去不成?而且咱们走过去也要一段时间。”

        “额?御花园很远吗?”宗秀问道。

        程咬金用看土狍子的眼神,白了宗秀一眼。

        “老弟,哥哥我要和你说道说道了,不然你这没见识的劲,早晚丢个大人。”

        程咬金指着周围的高墙道:“咱们是从朱雀门进来的,现在只能算进了皇城。看到前面那个大门了吗?”

        宗秀抬头眺望,远远见一排城墙耸立在夜色之中。

        高大的城墙上灯火通明,更有士兵来回巡守。

        “那是承天门!过了承天门,才算进了宫城。出了宫城,还要经过玄武门,才到西内苑,然后再走过丹凤门,便是含元殿、太极宫、大明宫、麟德殿。”

        “而陛下设宴的御花园,则在麟德殿后。”

        程咬金边说边走,所谈言语直把宗秀震惊的直吸溜。

        乖乖,还真是皇宫大内。

        这规模,这守卫,真发生什么叛乱,就算全程不设防,让叛军跑也要跑上个把钟头,才能到李世民的住所吧。

        宗秀跟在程咬金的后面,一路往御花园而去。

        此刻后宫之中,老李和长孙无垢夫妻俩在太监、宫女的侍候下更衣,准备出席夜宴。几个公主也聚在一起,围着长孙无垢哀求。

        “母后,求求你了,就让我们去嘛。”

        “就看一眼,届时我们躲在屏风后,远远看一眼,保证不露面。”

        “兕子也想看才子。”

        几个公主都听说了晚上李世民在御花园设宴,招待文武百官和宗秀的事。

        若只是文武百官,她们倒没兴趣。

        可里面有宗秀啊!

        昨夜长孙无垢拿着宗秀所写的宣纸,讲解算学,众公主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想看一眼创出‘数字’和‘新型计算公式’的奇才。

        她们不敢去求老李,便围着长孙无垢撒娇。

        长孙无垢被缠的头疼,可看着几个公主撒娇的样子,心中也是欢喜。

        然而长孙无垢也有顾忌,《女戒》一书刚被通传天下,她总不能让老李的公主们率先破了规矩。

        长孙无垢苦笑道:“那先说好,只可躲在屏风后观望,莫要露了真容,失了体统。”

        “多谢母后。”

        “母后放心,我们省的。”

        得到长孙无垢的许可,几个公主欢天喜地的牵手而去。

        刚五岁大的小晋阳也迈着小短腿,奶声奶气的追着几个姐姐,嚷嚷着要去看才子。

        大明宫中充满欢笑,长孙无垢叹了口气:“倒是许久没见她们笑的这般开心了。”

        都说自古无情帝王家,可谁又知道即便是帝王之家,也向往着普通人家的亲情呢?

        御花园。

        宗秀和程咬金赶到的时候,就见御花园里已经聚集了十来个人,有说有笑。许是老李为了营造气氛,往日值守的金吾卫都被撤去,只留百十个宫女守在旁边侍候。

        俩人刚出现,就有眼尖的发现程咬金,笑呵呵的打着招呼。

        “老程你可来晚了,你身边这位便是创出数字的高人吧。哈哈,还不快快为我们引荐。”

        那人体格魁梧,皮肤黝黑,国字脸上肌肉狰狞,咧嘴一笑,又透着几分憨厚。

        程咬金‘呸’了一口:“尉迟老儿,你倒是来的早,咋,两位夫人没跟着一起来?你是借宴会的由头,出来透气的吧。”

        尉迟敬德笑骂道:“去去去,再敢拿我两位夫人打趣,定要掀了你家门槛。”

        又一个身材修长,面容高瘦的男子站了出来:“好了,知节休要贫嘴,先为我等引荐一二。”

        李世绩都发话了,程咬金才拖着宗秀走到众人面前,道:“小子,这几个你可认准了,都是陛下跟前的红人,以后长安城内出了任何事,找他们比俺有用。”

        宗秀呵呵讪笑,李世绩笑骂道:“你这憨货,咋就盼着人出事呢。”

        程咬金两眼一翻:“不出事,升迁你们就不照顾了?”

        “以宗夫子的才情,升迁还用我们照顾?”尉迟敬德笑道:“昨个听了那些东西,俺回去捣鼓一宿。嗨,还真别说,往日需要算筹的繁琐算术,列个公式就出来了。”

        尉迟敬德一边说,一边走到宗秀面前:“小子,老程不厚道,等他介绍黄花菜都凉了。俺叫尉迟敬德,你这人有学问,俺看着喜欢,以后有空多去俺那串串门子,对了,俺还有个女儿待字闺中。有兴趣没?约个时间安排你们见见?”

        宗秀:“……”

        李世绩、魏征、房玄龄、长孙无忌等人哄堂大笑。

        程咬金更是嘿嘿发乐:“尉迟老儿,你这就坑人了,我记得宝红那丫头有二十了吧,我这小老弟年龄小,娶不起,娶不起。”

        尉迟敬德‘呸’道:“没听过女大三抱金砖吗?”

        说着,尉迟敬德还拉着宗秀的胳膊道:“你别看俺长的磕碜,俺女儿随她娘,如花似玉的,老漂亮了,就是眼界高,一般人她看不上眼。有空去俺那坐坐,成不成的先见见再说。”

        宗秀:“……”

        几个人又是一阵起哄,直把尉迟敬德调侃够了,程咬金才指着众人给宗秀一一介绍。

        而宗秀则惨了,像个点头虫似得。程咬金介绍一个,他就要抱拳行个礼。

        “这是英公李世绩。”

        “晚辈宗秀,见过李大人。”

        “老魏,魏相。”

        “见过魏相。”

        “老长孙……”

        “见过长孙大人。”

        “老房……”

        “见过……”

        随着陆陆续续的又有人进来,宗秀感觉自己有点晕。

        从长孙无忌、李世绩、魏征、房玄龄、尉迟敬德开始,宗秀一个个抱拳行礼,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鞠了多少躬。

        反正今晚有资格参加宴会的,都比他官衔大,地位高,见了谁都要抱个拳,行个礼,问声好。

        就在宗秀行礼行的晕晕乎乎之际,李世民和长孙无垢在几个宫女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群臣急忙站直身体:“陛下,娘娘。”

        这是私宴,大家又都是老哥们了,行个注目礼,打个招呼很正常。

        宗秀还在犯晕,以为又来了什么人,直接走了过去,双手抱拳道:“见过陛下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