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11号

邮编:450000

电话:0371-67679263

备案号:蜀ICP备09034703号-1

河南永新集团 - 历史商品 - 夫子很闲在线贸易 - 第18章 李靖坠马

第18章 李靖坠马

会员正在浏览:、、、、、、、、、、、
        易凤阁外,李靖领着两个侍卫纵马长街,脸色冰冷。旁边的侍卫看在眼里,却不敢言语。

        忽然!

        李靖猛地扬起手中的马鞭,狠狠地抽了马屁股一下。

        “嘶~”

        浑身黑毛的骏马吃痛,人立而起,发出痛苦的悲鸣。

        李靖左手拉着马缰,右手往下一压,双腿夹紧马腹,马镫用力一磕马腹,高头大马‘嗖’的一下蹿了出去。

        左右侍卫大惊。

        “大人小心!”

        “不好,马惊了,保护大人!”

        两个侍卫急忙追了过去。

        然而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李靖所骑的黑马本就神骏,这会吃痛,速度又是极快,一口气冲了几十丈,直到撞在一处栅栏前,才停下四蹄,绊倒在地。

        而马背上的李靖更是直接被甩出数丈,又在地上滚了一两丈,才满脸血污,双目紧闭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大人!大人!”

        “快,找大夫!”

        长安街上李靖坠马,吓的两个侍卫脸色苍白,冷汗浸透了衣衫。

        易凤阁内,易倾情见宗秀枕着自己双腿睡的昏沉,星眸之中带着几分纠结,最终还是双手用力,将宗秀搀扶起来,走向内间的大红帐。

        安顿好宗秀,易倾情又快步离去,返回自己的房间。

        刚进门,就见一个妇人坐在屋内,把玩着桌上的首饰盒,像是等她多时。

        妇人三十出头,体态风流,一身红绿相间的绸缎宫装,头上插满金簪玉钗,尽显雍容华贵。

        易倾情看到对方,明显一愣:“妈妈怎么来了?”

        这妇人名唤颜倾城,十多年前,也曾是和李靖夫人红拂女一般,艳绝天下的奇女子。

        天下归唐后,颜倾城并未像红拂女一样,找个情郎嫁了,而是在消失数年后,又神秘的出现在易凤阁内,做了个妈妈。

        颜倾城抿嘴一笑,伸手从袖子中摸出一本黄皮册页,道:“女儿,妈妈也是迫于无奈,刚接到消息,卫公大人坠马了。”

        颜倾城一边说,一边故作感慨:“哎,卫公大人久经战阵,骑术高超,今个从咱易凤阁出去,酒后坠马,陛下少不得怪罪。妈妈想着,与其等陛下责问,不如先将今日之事记录成册,主动送去,也免的被陛下责罚。”

        说着,颜倾城伸手拉过易倾情的手:“女儿啊,今夜可就你一个人在卫公的雅间里,这折子怎么写、写什么,妈妈就交给你了。”

        易倾情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妈妈放心,女儿省的。”

        “嘻嘻,女儿办事,妈妈还是放心的。记得写完让小翠交给我就行。”

        颜倾城笑呵呵的离去,房间内,易倾情拿起桌上的毛笔,久久未能落笔。

        翌日清晨。

        宗秀正呼呼大睡,房门就被人‘砰’的一声将踹开,紧跟着就见程咬金、程怀亮父子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旁边,颜倾城还假模假式的阻拦着:“程爷,程爷,你这样不合规矩,客人还在睡觉呢。”

        程咬金两眼一翻:“咋!整个长安城谁不知道俺老程最没规矩,你给我让开。”

        程咬金大力一推,将颜倾城推出房外,又对程怀亮道:“去把着门,我不出去,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父亲。”

        程怀亮身材魁梧,往门口一站,两大眼珠子瞪的圆溜。

        颜倾城见阻拦不了,叹了口气,对被吵醒的其他个人赔笑道:“无事,无事,卢公来找人哩,大家散了吧。”

        那些被吵醒的达官显贵一听‘程咬金找人’,瞬间缩回自己的房间,紧闭房门,面都不敢露。

        雅间里,程咬金见宗秀还在睡觉,气的吹胡子瞪眼,快步走到床前,大手一伸提溜着宗秀的衣襟,将宗秀抓了起来。

        “好你个混小子,整个长安城都快翻过来了,你还有心思睡觉!起来!”

        宗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正是程咬金狰狞的老脸,不禁吓了个激灵,挣扎着站起,拨开程咬金的手,道:“程老哥,你怎么来了?”

        程咬金抱着膀子冷笑:“嘿嘿,我若不来,你算不算打算躲在温柔乡里永远不出去了?好小子,我说昨个你咋死都不肯留下,原来是钻这来了。”

        宗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讪笑道:“我也不知咋的,许是昨个喝大了,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

        程咬金继续冷笑:“呵呵,你一个喝大了,可是要了李靖的半条老命!”

        “额?”

        宗秀微微一愣,昨夜之事尽数浮现在脑海之中。

        他依稀记得自己昨个遇到李靖来着,还借着酒劲和李靖说了些什么。

        然而纵使宗秀想破脑袋,也回忆不起来他和李靖说过啥了。

        “我靠,不会一喝醉,什么都和李靖说了吧。”

        念及此处,宗秀吓出一身冷汗,尤其是见程咬金冷着个脸,更是心惊,唯恐自己和李靖说了不该说的东西。

        他是穿越而来,这是他最大的秘密。要是这个秘密暴露了,还不被老李分分钟关小黑屋,每天拿小皮鞭子老虎凳,拷问着后世的历史。

        宗秀惊的满头大汗,颤颤巍巍的看着程咬金,试探着问道:“李靖怎么了?”

        程咬金刚从大明宫出来,心情极差。不光他,今个上朝的文武百官都被老李指着鼻子骂了个遍。

        “李靖怎么了?我还想问问你呢!听说昨个你和老李喝酒,喝完酒老李出门惊了马,险些丢了老命。”

        程咬金说完,指着宗秀的鼻子喝道。

        “好小子,可以啊!李靖一辈子纵横沙场,什么阵仗没见过。即便是百万军中都能来去自如,咋就和你见个面,便摔的断胳膊断腿,更是连夜递折子告病假。”

        宗秀大脑飞快转动,他也在想自己和李靖说了什么。

        然而昨个酒喝太多,断片了,根本想不起来自己说了啥。

        看程咬金的样子,好像也不知道。

        就在宗秀左右为难之际,门外传来易倾情的声音。

        “卢公,小女子易倾情有话要与昨夜的公子说,能进来吗?昨夜卫公走的时候留下话儿,说要是里面的客官醒了,让我给他带句话。卫公吩咐的急,小女子不敢怠慢。”

        “进来!”

        程咬金没好气的说道。

        “多谢卢公。”

        雅间的大门‘吱呀吱呀’着被推开,一身红色长裙的易倾情走了进来,莲步轻挪之际,长袖飘飘,奇异的香气扑鼻而来,很是好闻。

        “见过卢公。”

        易倾情对程咬金遥遥行了个礼,玉颜上不见喜怒,异常平静。

        程咬金贵为国公,更是老李的铁哥们,自然深知易倾情的根底,当下摆了摆手,冷着脸道:“无需多礼。李靖不是有话让你带个他吗?说吧,什么话。”

        “卫公说让宗大人以后把酒戒了,否则早晚会因喝酒掉了脑袋。”

        “就这?”程咬金两眼转了转去。

        易倾情又道:“卫公还说他欠宗大人一个人情,若宗大人以后需要,可去卫国公府寻他。”

        易倾情想了想,复又从袖子里取出一笺折叠成四四方方的白纸,交到宗秀的面前。

        “宗大人,这也是卫公大人留给你的,让你阅后即焚,莫为外人所知。”

        “额?”

        宗秀好奇的接过信封,下意识的打开。

        程咬金已经探头过来。

        “程老哥,你这可不地道了。”

        宗秀收起信笺,躲着程咬金。

        程咬金瘪了瘪嘴,道:“切,我想知道里面写了什么,直接去找老李问问就是。”

        宗秀这才打开信笺。

        只看了一眼,宗秀表情凝固了,双眼微眯,盯着信笺看了片刻,直接打开床头的灯笼罩,借着烛火将信笺焚毁后,又用茶水浇透灰烬,狠狠的碾碎。

        程咬金嘀咕道:“可以啊,小子,够谨慎的。”

        宗秀呵呵一笑,也不解释,起身对易倾情拱了拱手:“多谢易大家帮忙传话,宗某记下了,日后定有重谢。”

        易倾情微微屈膝行了个礼,道:“大人言重了,倾情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