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11号

邮编:450000

电话:0371-67679263

备案号:蜀ICP备09034703号-1

河南永新集团 - 历史商品 - 夫子很闲在线贸易 - 第17章 醉卧美人膝

第17章 醉卧美人膝

会员正在浏览:、、、、、、、、、、、
        不管是长安城内,还是放眼整个大唐天下,李靖都是鼎鼎大名的角。他一踏入易凤阁,平日里攀比富贵的达官显贵纷纷起身,行注目礼。

        李靖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径直走进自己平日所包的雅间。

        几个身材曼妙的歌姬早等在里间,李靖一进来,纷纷围了上去。

        李靖冷着脸道:“出去!”

        混迹此地的风尘女子都懂的察言观色,见李靖冷若冰霜,心情极差,急忙退出房间。

        李靖又指着醉醺醺的宗秀,对两个侍卫说道:‘把他放下,你们出去把着门口,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

        “是。”

        俩侍卫丢下宗秀,出了雅间,一左一右的把着大门,右手压着刀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宗秀四仰八叉的躺在厚厚的红绒地毯上,嘴角流着哈喇子。

        李靖丹凤眼微眯,猛地端起茶壶,掀开盖子,将整壶水倒在宗秀脸上。

        “嗯,别闹。”

        宗秀抹了一把脸,翻了个身继续打呼噜。

        “我还治不了你。”李靖恼了,弯腰抓起宗秀的两胳膊前后摇晃:“说,你是如何得知陛下让我巡查诸道的!”

        李靖很是愤怒!因为他被陛下急招入宫,除了一件要事,另一件就是代天子巡查诸道。

        可这件事知之者甚少!

        若说是程咬金泄露的,李靖绝对不信。

        因为他到大明宫的时候,程咬金已经离去。

        且不说这道圣谕乃陛下临时起意,光凭程咬金的性格,也不会干出泄露圣谕的事。

        现在他前脚离开大明宫,后脚就有人和他说:“你不是代天子巡查诸道去了吗?咋还有空逛窑子。”

        此等匪夷所思之事,李靖肯定要追究。

        “说!你给我说!”

        李靖抓着宗秀的肩膀,疯狂抖动。

        ‘呕~’

        宗秀吐了!

        在李靖锲而不舍的摇晃下,宗秀吐了。

        尚未消化的肉、菜吐了一地,散发着腥臭的酒糟味。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李靖,被宗秀吐了一身。

        可李靖是什么人?

        一个从尸骨血海走出来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

        李靖打仗那会,血污满身是常有的事,又岂会畏惧区区呕吐之物。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谁派你来长安的!”

        作为大唐军伍三巨头之一,李靖怀疑大明宫中有内鬼,继而大力的摇晃着宗秀。

        许是因为吐了,宗秀微微醒转,神智依旧不是很清醒。

        他被抖的难受,醉醺醺的嚷嚷着:“你谁啊,姑娘呢?酒呢?”

        “你这浪荡儿!”

        李靖气的暴跳如雷,这家伙一醒就喊着要姑娘要酒,真是陛下口中的才子吗?

        宗秀嚷嚷道:“老子来易凤阁,就是找姑娘的!美人呢?我要打十个。”

        李靖冷着脸道:“要美人是吗?那你和我说说,你是如何得知陛下让我巡查诸道的前因后果,我便给你找美人。”

        “真的?你没骗我?”宗秀大着舌头。

        “自然不假。”

        李靖看的出来,宗秀是真的醉了,而喝醉的人也最好套话。

        “说说吧,你是如何得知我会待天子巡查诸道的,只要说出来,美人美酒少不了你的。”

        听到有美人和美酒,宗秀舔着嘴唇道:“我要易倾情。”

        “可以!”

        “那你先叫她来。”

        还处于醉酒状态的宗秀大眼珠子绽放着绿油油的亮光。

        李靖走到门口,对左右侍卫低语几句,然后一个侍卫快步跑开。

        不过一会,易凤阁的头牌——易倾情真走了进来。

        “小女子易倾情见过卫公。”

        易倾情行了个礼。

        李靖冷着脸道:“去给他斟酒。记住,一会不管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要烂在肚子里,不然定要你知我手段。”

        “是。”

        易倾情表情不变,好似万年的冰霜,又像是早已心死,对这世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易倾情莲步轻移,扭着杨柳细腰,来到桌前,端起酒壶给宗秀斟酒。

        醉酒的宗秀吹了个口哨。

        易倾情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却也没说出来,毕竟她从被带进易凤阁的那天,命运就已注定。

        在易倾情的服侍下,宗秀喝了一杯酒,李靖冷冷的说道:“现在能说了吗?”

        美人再侧,美酒在前,醉酒的宗秀彻底飘了。

        “李靖,你就要大祸临头了!”

        ‘砰~’

        易倾情端酒杯的手一抖,酒杯掉在地上,眼中带着一丝震惊,很快隐去,手忙脚乱的弯腰去捡地上的杯子。

        李靖陡然大怒:“装神弄鬼的家伙,你最好给我说清楚,不然本将要了你的脑袋!”

        宗秀大着舌头,背着记忆中的历史片段。

        “你生与大业年间,崛起与乱世。隋末时,曾揭发高祖李渊谋反,险些被高祖处死。幸有陛下营救,多番谏言,才免了死罪,许你戴罪立功。”

        “后来你协助赵郡王‘李孝恭’经营巴蜀。先后灭萧铣、辅公佑,被高祖赞为‘萧、辅之膏肓’。大唐立国之后,你领兵北上,抵御突厥,灭突厥王汗,战功赫赫,无人可及。”

        听人提起自己过去的辉煌,李靖却没有任何欢喜,反而全程阴沉着脸。

        像他这种靠战功上位的军功大佬,最忌讳的就是功高盖主。

        所以李靖最近几年很低调。

        然而宗秀还说他要大祸临头,这李靖就不高兴了,因为他已经很低调了,低调的不能再低调,又怎会大祸临头?

        尽管李靖感觉宗秀是在装神弄鬼,可谣言最易乱人心,不问清楚,李靖心里就像多了个疙瘩。

        宗秀彻底醉了,枕着易倾情的膝盖,醉眼朦胧,像是在自言自语。

        “代天子巡查诸道,好大的噱头,好大的威风。”

        “可是论关系,赵国公长孙无忌是皇后娘娘的亲哥;谯国公柴绍是陛下的亲妹夫。”

        “论才能,李世绩、房玄龄、魏征、杜如晦、尉迟敬德哪个比你差?”

        “可为什么不是他们代天子巡查诸道?陛下偏偏就点了你?”

        “还不是陛下想打吐谷浑,为了在开战之前安定下民心,又看你打仗厉害,这才将你推出来。”

        “我若没猜错,只要你巡查诸道归来,陛下便会将攻打吐谷浑的计划提出来,然后让你挂帅西征。”

        “以你的本事,打个吐谷浑是大材小用,最多月余,便能将其剿灭,再次为大唐开疆裂土,少不了封赏。然扩土之功何其大,陛下又该如何赏赐与你?”

        “你啊,已经赏无可赏了。”

        宗秀伸手抓起易倾情的发丝,在手里搅着。

        “论爵位,你贵为卫国公,不可能给你封王。论权力,你手下那么多军队,还能给你什么?到时候免不了借个由头,治你个罪,功过相抵。”

        “都说伴君如伴虎,你的位置那么高,眼热的人多了去了?别人一看你被治罪,少不得进些谗言,污蔑与你。本来没有的事,听的多了,陛下还不看到你就烦?”

        “哈哈,有些事就怕起个头,这头一起,后面少不了更多的责罚!”

        说到这里,宗秀哈了一口酒气,吹着易倾情垂下来的发梢,阴阳怪气的说道:“李靖,你自己说,你是不是要大祸临头了?”

        宗秀的话,要说李靖开始只信三成,现在听完宗秀的分析,他全信了。

        陛下准备对吐谷浑用兵,这件事知道的可没几个人。

        甚至连正式的作战计划都没制定。

        李靖也只是偶尔听陛下酒后提过几句,大意是‘吐谷浑最近不太安分,有点看不起朕,需要敲打敲打什么的’。

        李靖和李世民认识那么多年,不难猜到李世民这话里的真正意图。

        可宗秀一个刚踏入长安城的小助教是怎么知道的陛下想打吐谷浑的?

        莫非真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

        这也太玄乎了吧。

        李靖皱眉问道:“那依你之言,我当如何应对?”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美人,与我共饮此杯。”

        宗秀放声大笑,拖着易倾情喝酒,同时对李靖吆喝着。

        “我醉欲眠卿且去,去你妈的去。”

        易倾情吓的小脸煞白,而李靖却是哈哈大笑:“好一个狂生,我不管你是真醉假醉,今日李靖欠你一个人情!日后若有用到李某的地方,可到卫国公府寻我!”

        说完,李靖转身推门而去。

        李靖刚推开门,复又退了回来,对易倾情冷笑道:“等他醒了,帮我给他带句话,让他最近不要乱跑!还有,酒也戒了吧,否则早晚有一天喝醉了,会因这张嘴丢了性命。”

        易倾情怯生生的点了点头,目送李靖离去。

        雅间的大门再次紧闭,易倾情看着正枕着自己膝盖睡的香甜的年轻人,幽幽的叹了口气:“会是你吗?”

        声音幽怨,语意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