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11号

邮编:450000

电话:0371-67679263

备案号:蜀ICP备09034703号-1

河南永新集团 - 历史商品 - 夫子很闲在线贸易 - 第15章 疑心是通病

第15章 疑心是通病

会员正在浏览:、、、、、、、、、、、
        宗秀现在作为国子监的算学助教,按理说不管是程怀亮、还是长孙冲、房遗爱、魏书玉、杜勾等人……只要在算学舍上过课的生员,都要称他一声‘夫子’。

        在这个封建礼教盛行的年代,即便宗秀以后混的在大街上拉棍要饭,但凡他教过的学生见了都要喊一声老师。

        可师父就不同了!

        夫子教学生,想教什么教什么,学生对老师也只是礼貌性的尊敬下。

        师父教弟子,那就要倾囊相授,不然学生出去丢了人,师父脸上也不好看。

        更重要的是……

        这年代师父还真等于半个爹,若师傅没有子嗣,徒弟还要负责给师父养老送终,披麻戴孝。

        程咬金那句‘老弟’没毛病。

        宗秀急忙摆着手:“卢公,这,这个不行。我还没你儿子大,哪能当他师父。”

        程咬金两眼一瞪:“那有什么。我曾听说达者为师,孔圣人亦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年纪不是问题。”

        “可我……”

        宗秀还想拒绝,程咬金已经提起程怀亮,道:“头都磕下去了,师徒之礼已成,宗老弟你要想反悔,就把那三个头还回来。”

        宗秀:“……”

        程咬金光明正大的和他耍无赖,还能咋办?

        磕头是绝对不可能磕头的,就算真还三个头回去,程咬金肯定也有别的幺蛾子等着他。

        毕竟儿子都打了,还打那么狠,若拜不成师,搁谁那也说不过去。

        宗秀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明天到算学舍见我。”

        见宗秀松口,程咬金大乐:“宗老弟放心,明天这混小子要敢不去,我绑也把他绑去。”

        说完,程咬金又给程怀亮一拳:“还不快叫师父。”

        面对老父亲饱含‘爱意’的铁拳,程怀亮小声嘟囔一句:“师父。”

        “有这样叫的吗?大声点!”

        程咬金又是一记爱的铁拳,疼的程怀亮龇牙咧嘴。

        宗秀看的肉疼,道:“可以了,可以了。”

        程咬金嚷嚷道:“那咋行,这小子属棒槌的,不打不成器。混小子,再喊一遍,大声点!”

        “师父!”

        这次程怀亮扯着嗓子,吼的震天响。

        如此程咬金才满意的丢开程怀亮,又招呼着家丁上菜上酒。

        “宗老弟,俺老程心里高兴,今个定要喝个尽兴。”

        程咬金拉着宗秀的胳膊,热情的招呼着:“听说老弟你在长安城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这哪成?不如这样,以后你就住我这,也方便教导怀亮。”

        程咬金热情的让人受不了,宗秀哪敢答应。

        他现在一门心思想着苟起来,做个小透明。真住在程咬金府上,早晚出事。

        “多谢卢国公美意,我……”

        宗秀话没说完,程咬金就瞪着俩大眼珠子火道:“咋,老弟是看不上哥哥不成?怀亮已拜在你门下,你国公前,国公后的,是不是拿哥哥当外人?”

        宗秀无奈的道:“老哥哥。”

        “哎,这才对嘛。俺老程是个粗人,不喜你们文人那套酸礼。既然是兄弟,以后就住哥哥我这。”

        “这个真不行!”宗秀极力拒绝道:“我独居惯了,不喜热闹。”

        “那我送你一套宅子,就在隔壁不远。”

        “别介!无功不受禄,老哥哥,你若真拿我当兄弟,此话休要再提。”

        宗秀心道:且不说你卢国公府进进出出的都是朝中大员,老李也没事到过来串串门,住你这和住炸弹上面没区别。光凭你是卢国公,我也不能轻易接受你的赠礼啊。

        古之帝王最忌惮的便是臣子之间拉帮结派,真接受了程咬金送的宅院,那就等于打上程家的标签。

        宗秀只想当个小透明,站队这种事他可不想参与进去。

        现在才是贞观八年,宗秀要是没记错,未来一段时间,老李几个儿子可是很闹腾的,真牵扯上了,掉脑袋那是分分钟的事。

        在宗秀的极力坚持下,程咬金只能退求其次。

        “我这你不愿意住,宅子你也不要,拜师礼你可不能不收。这是规矩!”

        程咬金拍了拍手,在外面等候多时的家丁立刻抬着两口大箱子走了进来。

        看样子,他早准备好了。

        宗秀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也不点破。

        “打开!”

        程咬金叫了一声,家丁们打开箱盖。

        两口箱子内,装满了白花花的银子,上面还堆着珠宝玉器,与烛火下莹莹生辉。

        程咬金嘿嘿乐道:“老弟,你的事哥哥听说了,知道你手里没什么闲钱,这些你先用着,莫要嫌少,以后我另有重谢。”

        ……

        宗秀翻了个白眼,他感觉程咬金做的太过了。就算他搞出数字,也不至于让一个国公费尽心力拉拢他。

        然而程咬金偏偏这么做了,这就让宗秀有点想不通了。

        面对白花花的银子,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可一直紧绷的心弦让宗秀不敢点头说‘要’。

        “老哥哥,拜师礼什么的就算了,兄弟交心,钱财都是浮云。”

        “那哪行,这可是规矩。怀亮拜在你门下,我要不拿出点家当,传出去还不被他们笑话。”

        程咬金指着两口大箱子,道:“你不也没地方住嘛,先拿去买套中意的宅子,以后府中缺啥直管言声。”

        见程咬金一副你不收也得收的架势,宗秀心知推迟不掉。

        可要是收了这些,和接受老妖精送的宅子没啥区别。

        宗秀想了想,向箱子走去。

        程咬金两眼一亮,咧嘴笑了。

        不等笑容完全形成,就见宗秀弯腰伸手拿起一个玉簪,一个翡翠链子,道:“既然老哥哥盛情难却,我也不能不懂事。只是金银俗物就免了吧,我拿这俩,权当怀亮的拜师礼可好?”

        程咬金笑容凝固了。

        都说人老成精,做官做到他这个份上,心思更是通透。

        既然宗秀不想和他扯上关系,他也不能强求。

        程咬金挤出个笑脸:“也罢,老弟不喜俗物,哥哥也不强求,以后有需要哥哥的地方直管言语。”

        “得嘞,肯定不会和哥哥客气。”

        俩人心里都明镜似得,只是谁都没说破。

        这会好酒好菜也上满一桌,程咬金拉着宗秀入席,吃喝不提。

        大明宫中,被老李紧急召见的重臣离去后,老李才转回后宫。

        “陛下!”

        “见过父皇。”

        长孙无垢和一众公主见老李到来,纷纷起身行礼。

        老李摆了摆手:“免礼。观音婢,讲到哪里了?几个丫头可听的进去?”

        没有外人在,老李对长孙无垢,还有自己的女儿还是很和善的。

        长孙无垢笑道:“宗夫子果有大才,所创数字易学易懂,我只是说了几句,她们都听明白了,连小晋阳都会数数了呢。”

        小晋阳奶声奶气的配合着,数着一二三四五六七。

        老李龙心大悦,笑道;“看来我真要好好赏赐下这个宗秀。”

        一旁的兰陵公主忽然说道:“父皇,这个宗秀我见过,古怪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