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11号

邮编:450000

电话:0371-67679263

备案号:蜀ICP备09034703号-1

河南永新集团 - 历史商品 - 夫子很闲在线贸易 - 第13章 暴脾气的程咬金

第13章 暴脾气的程咬金

会员正在浏览:、、、、、、、、、、、
        “哈哈,宗助教,跟我们走吧!我家老爷可是等的不耐烦了。”

        两个家丁架着宗秀就走,其他的家丁也收了锣,和看热闹的百姓打着哈哈开道。

        程府。

        许是程咬金本身喜欢热闹,他的卢国公就建在西市旁边。

        从宗秀被发现,到被带至程府,不到一炷香时间。

        卢国公府大门口,宗秀颤颤巍巍的看着门口两个一人高的大石狮子,心里忐忑不安。

        来的路上,他就和家丁们打听过程咬金找他干什么。然而家丁们嘴严,一个字都不肯和他多说。

        宗秀思来想去,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按理说,他和程咬金素不相识,面都没见过。

        穿越过来,唯一打过交道的程家人,就是程怀亮。

        宗秀又一想:不至于啊。昨夜在易凤阁的时候,他一没和程怀亮结仇,二没做出什么酒后殴打国公之子的恶劣事件,程咬金找他做啥?

        “宗助教,请吧。”

        都到了家门口,家丁们也不怕宗秀跑,俩大汉松开宗秀的胳膊,笑呵呵的说道。

        宗秀刚抬脚,就听府中传出凄惨的吆喊声,还伴随着破口大骂的声音。

        “混小子,还敢躲,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啊,别打了,疼,疼。”

        “疼?现在知道疼了,早干么去了?丢人现眼的玩意,就是因为你,老子在几个老哥们面前颜面尽失!来人,拿鞭子来。”

        紧跟着就是鞭声呼啸,惨叫之音再度拔高。

        “哎呀,疼死我了……呜呜呜,别打了,我知道错了,呜呜呜。”

        “现在知道错有什么用!老子的脸都丢尽了,今天定要剥你三层皮,给你长个记性。”

        叫声凄惨,骂声暴躁。

        宗秀打了个寒颤:“我,我能不进去吗?”

        “你说呢?”

        十几个五三大粗的家丁瞬间围了过来,一个个摩拳擦掌,一副:你要么自己走进去,要么我们踹你进去的架势。

        被十几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宗秀小心脏‘砰砰’的乱跳,他怕了。

        乖乖,里面叫的那么惨烈,听骂声像是还要扒皮,不怕就见鬼了。

        然而现在被一众家丁包围,跑的了吗?

        ‘砰’

        大门忽然开启,紧跟着一个浑身脏兮兮,双手护着头脸的汉子慌慌张张的冲了出来,边跑还边吆喝:“你给我等着,我打不过你,待我去找个能治你的人来。”

        宗秀张了张嘴:“我去……敢和程咬金叫板,牛逼啊。”

        就在他一愣神,那人已从他身边窜了出去。

        可不等跑开,就被十几个家丁扑倒在地,像叠罗汉似得,一层层的将那人压在下面。

        “放开我!你们几个要造反吗?”

        被压在下面的人奋力挣扎着,大喊大叫。

        宗秀眼带疑惑:“这身影,这声音……咋那么熟悉?”

        就在宗秀疑惑之际,门后又转出一个五十出头的老者。

        老者身材魁梧,体格精壮,手中还拎着一根铁鞭,虎目圆瞪,大声嚷嚷着:“喝,反了天了,还敢找人治你老子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老子跟你姓。”

        家丁们起哄道:“嘿黑,老爷,公子也姓程啊,要不你和我们姓呗。”

        “去去去,少贫嘴,再占老子便宜,罚你们三个月不许吃肉。先把这小子放开,怎么说也是老子的崽,可不能压死喽。”

        宗秀猜到来人的身份了,更想起那个被压在下面的人是谁了。

        来人是程咬金,传说中活了上百岁的老妖怪。

        至于先天抱头鼠窜的汉子,可不就是程怀亮吗?

        只是……

        程怀亮咋和他老子杠上了?还被打这么惨?

        宗秀站在旁边,一动不动,努力把自己装成一个小透明,寻思着找个机会溜掉。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十几个家丁放开程怀亮后,又围着宗秀:“老爷,你要的人我们带回来了,答应我们的酒就不劳烦你了,我们自己去搬。”

        家丁们把宗秀往程咬金面前一推,一个个笑呵呵的跑进院子。

        程咬金先是吆喝道:“你们几个,可别把老子的酒窖搬空了!”

        程咬金说完,又瞪着俩大眼珠子,上下打量着宗秀:“你就是国子监新来的算学助教?”

        宗秀瞟了一眼程咬金手中的钢鞭,打个了激灵,颤颤巍巍的说道:“正是在下。”

        旁边,程怀亮正蹑手蹑脚的想跑。

        ‘啪’

        鞭声呼啸,程咬金甩了个响亮的鞭花,怒喝道:“你再跑一个试试。”

        响鞭迅疾,宗秀和程怀亮都是浑身一震,脸色苍白。

        程咬金看吓到宗秀了,忙丢开鞭子,咧嘴笑道:“哎呀,宗助教没吓到你吧。抱歉抱歉,正教训这个不孝子来着。”

        宗秀机械式的摇了摇头,心道:就冲你这暴脾气,真吓到了,我也待敢说啊。

        程咬金走到程怀亮身边,抬腿踹了一脚:“你,给我滚进去跪好了。”

        踹完程怀亮,程咬金又变了个笑脸:“宗助教里面请,今个俺老程请你来,是专程道歉的。”

        程咬金一边说,一边拽着宗秀的胳膊往里走,热情的让人招架不住。

        直到被程咬金带到一处厅内,宗秀还和神游太虚似得。

        大厅中,鼻青脸肿的程怀亮正背着门,耸拉着脑袋跪在地上,全无昨夜的傲气。

        程咬金又把宗秀按在左手边的太师椅上,道:“宗助教,俺老程今天请你来,可是真心实意给你道歉来着。”

        “道?道什么歉?”

        宗秀下意识的问道。

        程咬金指着跪在大厅中间的程怀亮,道:“俺老程教子无方,这小子昨天对你出言不逊,小孩不懂事,那是爹娘没教好,俺当然要给你道歉。”

        程怀亮小声嘀咕道:“我哪里出言不逊了,昨个我还请他去易凤阁喝酒狎妓呢。”

        这话一出,程咬金暴跳如雷,又冲过去把程怀亮按在地上一顿揍。

        “这点破事你还好意思说!宗助教头一天到长安,你就带他逛窑子!”

        “逛窑子也就算了,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眼?”

        “贿赂夫子,妄图莅试作弊!末了还出言威胁,俺怎么就生出你这飞扬跋扈的玩意!”

        程咬金边打边骂,拳拳到肉,程怀亮护着头脸,一个劲的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