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11号

邮编:450000

电话:0371-67679263

备案号:蜀ICP备09034703号-1

河南永新集团 - 历史商品 - 夫子很闲在线贸易 - 第7章 这题也好意思考我

第7章 这题也好意思考我

会员正在浏览:、、、、、、、、、、、
        宗秀话音刚落,房遗爱、柴令武等人轰然大笑,连一直护着宗秀的秦怀道都笑了。

        房遗爱拍了拍魏书玉的肩膀,大肆狂笑:“书玉,听到没?这厮好大的口气,竟要和我等比试。”

        魏书玉平日里家教严,脾气秉性还算谦谦君子,这会也忍不住笑道:“既然要比,那就比比。哎,年轻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们几个人都比宗秀年长,这话倒没毛病。

        柴令武最先叫道:“我先来,你且听着。今有人买物,每人出八钱,余三钱;每人出七钱,不足四钱,问人数、物价各几何”,

        柴令武出完题,得意洋洋的看着宗秀,道:“需要算筹吗?我可以借你。”

        身后的书童很有眼力劲的从书筐中拿出一个紫色的绸袋子,里面装着鼓鼓囊囊的算筹。

        房遗爱讥笑道:“夫子,令武兄出的可是《九章算术》第七章‘盈不足’之题,你算不出来,可以明言,毕竟你这种身份的人平日里也接触不到《九章算术》这等算学典籍。”

        房遗爱倒没吹牛。

        眼下大唐立国不久,刚经历过隋末乱世,天下动荡,民不聊生,普通人只想着活下去。即便宗家这等乡绅,也最多教些诗书,像《九章算术》这种典籍,他们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秦怀道、魏书玉、杜勾、长孙冲都盯着宗秀,等着看笑话。

        在众人讥笑的目光中,宗秀故作惊讶道:“就这也算难题?莫非你们长安城的公子哥连小儿科的算术题都做不出来?”

        柴令武冷笑:“光嘴强有什么用,你倒是说答案啊!”

        “七个人,53钱,需要算吗?”

        宗秀说完,还摇头晃脑的感慨道:“小学三年级的题也好意思拿出来考我,真是高看你们了。”

        六个小国公面面相觑,他们算学是不好,却也在国子监念过几年书。像《周髀算经》、《九章算术》、《海岛算经》、《张丘建算经》、《五经算术》、《数术记遗》,《缀术》、《五曹算经》、《孙子算经》等算学典籍也看过不少。

        宗秀的答案是对的,和《九章算术》里的答案一模一样!

        莫非……

        柴令武喝道:“这个不算,你定是看过《九章算术》,记得里面的答案。”

        宗秀哈哈大笑:“行,你说不算就不算,再出题吧。”

        柴令武为难了,他所会的题,都是算学典籍里的。尽管他都记住了答案,可莅试的时候不一定考。看宗秀的架势,仿佛看过《九章算术》,说不定也学过其他的典籍,继续出那些题目,毫无意义。

        “书玉,你来!”柴令武叫道。

        魏书玉慢悠悠的起身,道:“那我也出一题,这题是家父和李淳风李大人饮酒时我听来的,里面牵扯到天文之数,你若答不上来,我可以换一道题。”

        宗秀明白其中的意思:魏书玉说这么多,无非是告诉他,下面这题不是任何一商品上的。

        可他是谁?从一千多年后过来的穿越者!

        作为一个理科生,即便不是专业搞数学的,光凭记忆中的知识储备,也足以应付眼前这些几个飞扬跋扈的小国公。

        宗秀傲然道:“无所谓!随便你出什么题,但凡有一道解不出来的,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一头撞死在这。”

        见宗秀气焰嚣张,魏书玉叹了口气,道:“你且听好。盖天地之数共三百六十,东南之和一百八十又二,西北之和一百七十又五,尚余三。是故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今有东方青龙七宿较西方白虎七宿少七,较北方玄武七宿少十六,南方朱雀七宿较北方玄武七宿多十四,较西方青龙七宿多三十。问四宿之值各几何?”

        魏书玉出完题,柴令武、房遗爱、杜勾、秦怀道、长孙冲纷纷叫好。毕竟这种四个未知数的题对他们而言,真的很难。

        “宗助教,其实这题我也不会解,只是听李淳风李大人说过答案,你若真答不上来,倒也无事。”

        厚道!

        魏征的儿子还是很厚道的,魏书玉很清楚这题的难度,也不愿为难宗秀。

        然而他不想为难宗秀,宗秀却想打击打击这几个飞扬跋扈的小国公。

        “不错,这题还有点意思,勉强够初中水平了。”

        宗秀嘴上调侃着,脑子里却在飞快计算。

        柴令武、房遗爱等人虽不明白什么叫“初中水平”,可见宗秀气焰嚣张,都是不忿。

        “答不上来就直说,嘴强算什么。”

        “就是,有本事你倒是说出答案来。莫要逞一时之快,摔了跟头。”

        众人对宗秀口诛笔伐,却没注意到国子监祭酒——孔颖达已悄悄出现在亭子附近。

        这六人来的时候,孔颖达就收到消息,加上姜晨急急忙忙的跑去,说几个小国公可能会对新来的算学助教不利,这才特意赶来。

        尽管孔颖达也不敢得罪几个小国公,却也不想看着宗秀被打伤。

        没办法,两年被打走了五个算学助教,陛下很生气,他这个祭酒也连带着被骂了数次。

        孔颖达来的时候,心里就做好了打算:真拦不住,就出面把事压下去。一个小小的算学助教,在他手底下还能翻出花来不成?

        然而令孔颖达没想到的是,他刚来就见六个小国公和宗秀斗算学。魏书玉出的那题,他听了个全乎,也是大皱眉头。

        “算啊,你倒是算啊。”

        “需要纸笔吗?要不要让书玉再把题复述一遍?”

        柴令武、房遗爱、长孙冲、杜勾等人纷纷催促。

        秦怀道抱着膀子站在旁边,一双盯着宗秀的眼睛里满是好奇。他也想知道新来的算学助教到底是有真才实学,还是个光说不练的嘴把式。

        就在众人激愤之际,宗秀算出答案了。

        “青龙七宿76;白虎七宿83;朱雀七宿106;北玄武七宿92。魏公子,不知我这答案可对?”

        宗秀报出答案后,阴阳怪气看着魏书玉,心道:这也叫题?列个方程式就解出来的玩意,着实无趣。

        见宗秀这么快就报上答案,柴令武最激动:“书玉,答案对不对?他是不是错的!”

        房遗爱也道:“书玉,快说答案。”

        魏书玉却像傻了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宗秀:“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算的如此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