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11号

邮编:450000

电话:0371-67679263

备案号:蜀ICP备09034703号-1

河南永新集团 - 其他商品 - 修真强者在都市在线贸易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教育老总来电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教育老总来电

会员正在浏览:、、、、、、、、、、、
        李明山叹了口气,走过来低声道:“陈浩,你走吧。”

        陈浩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李明山道:“你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中平的大学很多,我会替你写推荐信,推荐你到其他大学担任教师,级别待遇方面,只会比在南江更好。”

        他顿了一顿,又道:“或者你想去哪,跟我说,我肯定想法设法把你送进去,让你满意。

        虽然我的人脉不如戴广袖,但是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陈浩这才明白过来,哭笑不得:“校长,你是不是以为我刚才在演戏呢?”

        李明山没说话,心想你说呢?

        如果说陈浩认识李青还算靠点谱的话,那么让教育老总亲自打电话那就太扯淡了。

        就是中平老总白子平站在这里,也不敢说这话啊。

        难道你陈浩比白子平还牛逼吗?

        还是你爸是李刚……哦不,副长老级别的大佬啊?

        陈浩看李明山的眼神,便知道他不相信。

        他也理解李明山为什么不相信,诚恳说道:“校长,谢谢您的好意。

        别的不说,就冲您不顾计算机学院是重点学院,胡文星他们是学院的顶梁柱,依然坚持要对他们法办,如此遵守原则,维护我这个小小普通老师的利益,我就一定把这件事处理好了,给您一个满意的结果。”

        李明山闻言哭笑不得,心想我是来安慰你的,怎么成了你安慰我了?

        小小年纪,官腔却打的这么顺溜,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他正要再说,忽然,陈浩的手机响起来。

        “校长你看,教育老总给我来电话了吧?”

        陈浩举着手机,表示证明。

        戴广袖等人抱着膀子,齐声哄笑。

        “陈大领导,快接吧,指示一下教育老总怎么工作。”

        “最好按免提,让我们都聆听一下,我们上级领导的上级领导是怎么乖乖听你训诫的。”

        何景山等人阴阳怪气的叫道。

        李明山摇了摇头,他虽然不相信教育老总会给陈浩打电话,但是也不会嘲讽,说道:“你先接电话吧。”

        陈浩接起手机:“喂?”

        “您好领导,我是教育部门的席舒阳,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话筒里传来一个浑厚有力却又充满恭敬的声音。

        陈浩一怔:“席舒阳?

        秦逸飞不再做老总了吗?”

        半年多前,晨光外国语学院还在挂靠中平大学的时候,中平大学校长闫志强在挂靠考核中为难晨光外国语学院,陈浩当时在现场视频里见过教育部门老总,记得是叫秦逸飞,还和白子平对过线。

        席舒阳闻言有点奇怪,秦逸飞因为支持另一位老总梁镇岳,站在白子平的对立面,结果不知道怎么,不久之后,就被免职了。

        堂堂老总,连过渡都没有,直接退休,彻底变成无权无势的普通人,颐养天年去了。

        这件事虽然上级严令不允许传扬,但是私下里早已流传开来,官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怎么这位神秘而又年轻的领导不知道?

        不过这位神秘领导可是最高单位那边亲自打电话来,让他推掉一切手头工作,临时听取这位神秘领导的指示。

        席舒阳本来还想问一下,这位神秘领导是什么人,但是打电话的人没有丝毫委婉,直接告诉他,以他的级别,还不够知道这位神秘领导的姓名和身份,只要称呼领导,听其安排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其他的,不要多问!席舒阳震惊无比。

        要知道,就算是长老会,也不至于指示工作,要对他进行身份保密。

        不过他为官多年,郑智嗅觉很高,此刻也隐隐猜出神秘领导可能就是那位汉国的“定海神针”!于是哪里敢怠慢,连忙解释道:“是的,领导,秦老总半年多前退了,由我继任,一直到现在。”

        陈浩哦了一声:“席老总,听说你刚才给中平市单位打了电话,要求南江大学计算机学院院长胡文星、系主任何景山等人违法犯罪的事情内部处理,让中平执法部门即刻放人,是吗?”

        席舒阳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解释道:“是的,领导,南江大学是教育部门的直属单位,不归中平管,我也是在正常行使教育部门的行政权力。”

        陈浩道:“我问你,行政权力能大过法律吗?”

        席舒阳顿时感觉不妙,硬着头皮道:“不能。”

        陈浩嘿的一声:“原来你也知道不能,那为什么南江大学的教职员工违法犯罪,执法部门正常执法,你却敢让他们放人,要求内部处理?

        难道你的行政权力,比法律还要大吗?”

        他没有厉声质问,但是席舒阳脑子却是嗡的一声,连坐都坐不稳了。

        半晌,席舒阳才颤声道:“对不起,领导,我错了,我只想着维护自己的属下,却……”陈浩打断他:“你知道南江大学的教职员工犯罪,受害者是谁吗?”

        席舒阳冷汗直流,心里隐隐有了猜测,恭敬道:“请领导指示。”

        陈浩道:“就是我!本来我已经掌握了对方违法犯罪的确凿证据,正常报警,马上就要将犯罪者按程序法办,没想到你们一个个跳出来,不顾法律,也不顾工作纪律,更不顾职业道德和操守,只为了一点人情,就千方百计的阻拦,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他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席舒阳听完,差点晕过去。

        万万没想到,一个他觉得很平常的,维护下属单位的人的动作,竟然会招惹到这尊恐怖的大神。

        早知如此,打死他也不会同意戴广袖的要求啊。

        还有,为什么这位大神会在南江大学当一个普通老师,被一个普通的系主任和院长得罪啊?

        要知道,两者的层次,简直相差不可以道理计数,正常情况下,连交集都不会产生,怎么就撞到一起去了?

        席舒阳真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

        陈浩道:“现在你知道怎么做了?”

        席舒阳连声道:“知道,我马上改,马上!”

        陈浩意味深长道:“那我就看着你怎么做。

        席老总,你现在的位置得来不易,可千万不要再重蹈秦逸飞的覆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