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河南永新集团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11号

邮编:450000

电话:0371-67679263

备案号:蜀ICP备09034703号-1

河南永新集团 - 科幻商品 - 大佬宠妻不腻在线贸易 - 第1588章 一刀两断

第1588章 一刀两断

会员正在浏览:、、、、、、、、、、、
        “不知道这位姐姐如何称呼?”

        许橙甜美的声音将宁姐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再度抬眸看向对面的女孩,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皮肤白得像上好的甜白釉,雪亮清透,唇薄而艳。

        整张脸明艳又清透,亭亭似娇花。

        啧!真的是绝妙尤物啊!

        只可惜右手还绑着绷带呢!长得再尤物也没办法参加花魁大选啊!

        白白糟蹋了!

        不然的话,她要是能参加她们恋香楼今年的花魁大选,说不定还能夺魁呢!

        不能立马参加花魁大选,也能先留着加以调教啊!如今资质好的女孩儿是越发难寻了。

        有了这层想法后,宁姐越看许橙越满意,决定先让她跟着楼里的一些姑娘和老嬷嬷多学习学习,日后定能派上用场。

        听她甜甜的叫自己“姐姐”,对她的印象分一下子好了不少。

        声音也随和了几分,“大家都称呼我宁姐。”

        许橙乖巧的喊了声,“宁姐。”

        不管狗督军将她扔到这恋香楼来干嘛,她都得学会为自己谋条生路才行,眼前这位穿得雍容华贵打扮漂亮的女人一看就是这里的老板,给她留个好印象总是没错的。

        宁姐满意的笑了笑,“都会些什么?”

        许橙琢磨了一下她话里的意思,想到之前在医院听到那些人聊的八卦,决定破釜沉舟的搏一搏,“我听说马上要举行花魁大赛了,但外面嘲讽的人似乎更多,好像没人看好你们的花魁大选。”

        宁姐听到前面一句时,还以为她是想参加花魁大选,自己倒是有这个意思,但她的手……

        听到后面时,脸色腾起满满的不悦,声音也冷了几分,“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小贱蹄子这是找死吧!

        对她的好感也瞬间没有了。

        许橙就猜到她会是这个反应,真相往往都是格外伤人的。

        “我能帮你。”她语气坚定,脸上写满了自信。

        宁姐冷哼,眼底颇为不屑,“帮我什么?”

        在她看来,许橙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能帮自己什么?痴人说梦话而已!

        许橙也不恼,淡定的说道:“让花魁大选轰动广宁城啊!”

        她也不傻,裴西宴那个男人将自己扔到恋香楼这种地方,肯定没安什么好心,那她也不能坐以待毙啊!

        在等待宁姐的过程中,她听到有人说起花魁大选,顿时有了个很刺激的想法。

        之前住院期间就听不少人八卦过恋香楼的花魁大选一年比一年没意思,如果她能让将大家都不期待的事情变得吸引人注目,那不就成功了吗?

        反正也不能比现在更坏了。

        一旦成功她就有谈判的筹码,何乐而不为?

        宁姐忽然笑了,笑得前俯后仰,像是听到了什么很不可思议的笑话似的。

        “你说什么?就你……能让花魁大选轰动广宁城?吹牛皮的话我最近听得不少,像你这种异想天开说大话的我还是头一次见,知道我是谁吗?知道花魁大选是做什么吗?”

        “我没有开玩笑。”

        许橙的表情很认真,完全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宁姐有点被她的气场震慑到,可她依旧不相信一个才十八九岁的小姑娘能让花魁大选轰动广宁城,至少十年了,十年来恋香楼一直都在走下坡路。

        “花魁大选”也只是个博眼球的嘘头,刚开始大家还挺新鲜,时间久了自然就没什么意思了。

        再加上隔壁百乐门天天晚上莺歌燕舞,漂亮火辣的舞女们个个性感妖艳,那些男人的魂早就被勾走了,甚至于她们楼里好些资质好的女孩子都跳槽过去了。

        为了今年的花魁大选,她没少头疼想法子,可又能有什么好法子?

        如今这个叫许橙的女孩第一次见面就告诉她能有办法让花魁大选轰动广宁城,要么她就是在坑蒙拐骗,要么……

        她倏然抬眸看向她,“不如你先说说,你是怎么得罪裴督军了?”

        许橙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眼下的局面对你们来说已经成定局了,相信我的话还能搏一搏,反正也不会比现在更坏了不是吗?”

        宁姐被她的话噎住,她不得不重新打量了许橙一眼,讥诮了一声,“小小年纪还挺会玩弄人心的,怕不是在裴督军那玩输了就来我这儿博出位?”

        许橙心里哀叹了一声,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不信她啊!

        “宁姐,我刚说的话都是一片诚心,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来人!把她带下去干活!”

        丢下这句话,宁姐就走了。

        她这几年没少花心思请人帮忙设计花魁大选的规则,可始终都不温不火,旁人都做不成的事情她一个小姑娘能做成?

        唬谁呢!

        ……

        许橙跟着嬷嬷弯弯绕绕的走了一大圈也没到地方,不由得问道:“嬷嬷,宁姐是安排我去干什么活呀?”

        嬷嬷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女人到了咱们恋香楼还能干什么活?”

        许橙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面上却维持着微笑,“可我手上的伤还没有好,怕是……”

        她知道原主这张脸长得很漂亮,但再漂亮的脸蛋,手上带着伤也会惹人嫌弃吧!

        嬷嬷语气不耐,“伤没好就先学习,等伤好后就可以出来接客了。”

        听到这里的许橙心里骂了句mmp!狗督军也太过分了吧!他们之间是有多深的愁和怨,值得他如此憎恨自己?

        嬷嬷见她没再吭声便好心提醒了一句,“新人话不要太多!既然来了咱们恋香楼就要守规矩,别妄想着逃跑或者做一些僭越的事情,被抓到的后果就是双腿打断!”

        许橙:“……”靠!

        ……

        此刻。

        督军府。

        听完十二的汇报,裴西宴面沉如水,一般的女人被扔到恋香楼那种地方肯定会大哭大闹。

        他甚至想过了,只要许橙哭着求情,他或许会心软的放过她,继续让她回督军府,只要她安安分分的待在自己身边,他就不计较她出去幽会苏佑卿的事情。

        可她偏偏没有哭!

        还扬言从此和自己一刀两断!

        裴西宴拳头死死的捏紧,额头上青筋暴突,胸腔内怒火澎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贸易。